任天真

叶修,萧景琰,不二周助,莱戈拉斯

【叶修生贺/王叶/微乔叶】微草之叶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为你过的第一生日,能喜欢你真是太好了!

叶修是新生代的设定。十五岁离家出走之后,来到了微草。

*原著向

*粮食向

*少年叶

------------------

1. 倾盖如故

王杰希走进训练室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点吵闹。几个人围在高英杰的电脑前,指着屏幕激动地聊着什么。而高英杰聚精会神地操作着,键盘鼠标的声音非常激烈,好像在进行高强度地对战。

王杰希默不作声地走到了一群人的身后,正要出声责问,突然被屏幕上出现的“失败”两个字镇住了。高英杰是什么水平,没人比他更清楚。如果这是在荣耀竞技场,对手能打败高英杰,那也是职业水准。于是,本来要出口的责问,变成了疑问:

“对手是谁?”

答案令人惊讶,对手竟然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玩家。而且据高英杰说,对手声音很年轻,恐怕年纪跟他差不多。

“真的不是哪家战队训练营的人吗?”

“呃,不是。”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他就在对面网吧。”

“……”

王杰希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是个绝佳的好苗子,又送上门来,没有不收的道理。他却没想到,这回给自己招来了一个大麻烦。

叶修背着双肩包,拖着一个大行李箱站在微草的大堂里,和王杰希大眼瞪小眼。

“为什么不能叫父母来签字?”

“因为我离家出走了。”

王杰希皱了皱眉,这年头还有人因为打游戏离家出走,真的很少见。

“那你先用身份证登记一下吧。”

“也不行,我怕被找到。”叶修解释道,“你知道的,现在身份证联网很厉害。我连酒店都不敢住。”

“那你还去网吧上网?”王杰希抓住了漏洞。

“不是上网,我在网吧打工。”

“……”

叶修见王杰希没有回应,对王杰希笑了一下。他很希望能留在微草战队,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相信,现在他一旦出现火车站飞机场汽车站,说不定下一秒就会被逮回去。当然,如果微草实在不行,他也不得不想办法南下去别的地方碰碰运气。不过,至少躲过这一阵子再说。

王杰希被那个笑容晃了一下神。虽然这孩子是离家出走,但却丝毫不见颓丧迷茫。笑容就像十五岁少年该有的那样,朝气又灿烂,还有一丝漫不经心,仿佛笃定又自信。他意识到,这是个多么年轻而又前途不可限量的孩子。对微草来说,对荣耀来说,都不可多得。

“跟我走吧。”王杰希拉起叶修的箱子,转身朝大门走去。

“这是去哪儿?”叶修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出门?

“去我家。”

其实,王杰希也没想好到底要把叶修怎么办。把人领回家的举动,也稍微有点突兀。但在当时,面对那样的叶修,他说不出让他先回对面网吧这样的话。

“为什么不直接让我住微草宿舍呢?”叶修站在王杰希家的客厅里,还是觉得有点疑惑。他想,微草收不收他,也就是王杰希一句话的事。

“因为你没办法正式登记,办不了入住手续。”王杰希看了他一眼,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你以为微草这种俱乐部是草台班子,说进就进吗?”

叶修点点头,自己确实想得太简单了。

“我这里只有一个卧室。你先住书房吧,有个沙发床。暂时凑合一下。”

叶修表示无所谓,有个睡的地方就够了。

看到书房里有两台电脑,叶修眼睛一亮,立刻放下行李,对王杰希说道:“杰希大神,来一局?”

王杰希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那就来吧。”

这一局打了十分多钟。

王杰希赢得并不轻松,还是在他的账号装备略强过叶修的情况下。如果说之前的决定,多少都有点一时冲动的不确定性,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不忍心,那么,打完这一局之后,他非常肯定,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叶修随身带了一盒账号卡,25张卡,24个职业,多的那张是个散人。

“为什么要弄一个散人?荣耀现在玩不了散人。”看到他每种职业都有一张卡,王杰希已经有了很多问题想问,但是当他发现第25张是散人的时候,忍不住脱口而出。

“嗯,现在看起来,散人似乎没什么优势。不过,我觉得散人未必玩不了。”说到这里,叶修眼睛开始发光,一脸期冀,“如果要是有一种武器,可以变幻多重形态,最好是把六大系都包含进去,那么,散人反而会成为开挂的存在。”

王杰希看他一脸期待的样子,有点好笑,又有点动容。这种为自己喜欢的事情闪闪发光的样子,果然还是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如此喜爱的东西,是他为之奋斗的荣耀,他又有点被打动。就好像心里突然被什么柔软的小爪子挠了一下。

“就算有了这样的武器,散人对技术的要求也太高。必须要是全职业精通,而且手速过人。”王杰希看着少年笑得一脸笃定,也忍不住弯起了嘴角,“你是想说,你有这样的技术吗?”

叶修晃了晃装账号卡的盒子,说:“要试试吗?”

两个人废寝忘食地打了24场,加上最开始那一场,每一张账号卡都被轮了一遍。叶修输的多,赢的少,但是他毫不气馁,甚至丝毫不受输赢影响,心态从始至终都很平和。不过情绪上,却是整个人越打越兴奋,到最后可以说酣畅淋漓。毕竟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和职业高手过招,更不要说还是24个职业玩了个遍,每一场他都有无数收获。

而王杰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开始他还会惊讶于少年对每个职业的精通,到后来他已经不去想这件事情,全情投入到对战当中。越打越放得开,到最后几场,甚至开始展现放弃多年的魔术师打法。

最后一场结束,两个人瘫在椅子上,相视一笑。这一笑里,两个人已经有了几分跨越年龄的心心相惜。

叶修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少年,又刚刚经历人生中的第一次,整个人还处于嗨得停不下来的状态。但他也知道王杰希不可能再陪他打下去了,一个职业级的大神,不能过度消耗,陪他疯了这么一次已经足够任性。

他的精力无处发泄,竟然跳起来大吼了几声。王杰希被吓了一跳,之后又笑不可遏。叶修这小模样,不像头狼,倒像辛巴。

叶修做完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不是他平时会做的举动,今天真的太兴奋了。他挠挠头,恬不知耻地说:“哥的技术怎么样?够全面吗?”

王杰希嗤笑了一声:“够土还差不多。”王杰希虽然是嘲讽,但说的也是事实。叶修的打法,简直是荣耀官方版职业技能说明书,精准还原了每个技能该有的效果。基本功之扎实,超乎想象。不过,这种打法,对王杰希这种脑洞流的天才来说,确实是土了点。

“能赢就行。”叶修摆了摆手,对这个评价毫不在意。早早地显示出了对抗垃圾话的极佳天赋。

叶修整个人还是嗨得飞起,雀跃地拿出行李,哼着歌洗了澡。之后整个人才慢慢平静下来。

他洗完澡出来,看见王杰希还在电脑前,凑过去看,发现他在回看刚刚的25场PK。

王杰希感觉到身边有一个带着水气的热源,侧过头去看。看到一张白里透粉的脸近在咫尺,头发还低着水,水珠顺着稚嫩饱满的脸颊滑落。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前方的屏幕,非常专注地看着PK录像。

王杰希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心变得非常柔软,从未有过的那种柔软。好像在一片平淡无奇的草地里,发现了一株含苞待放的花;在天空的大朵大朵云团中,看到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可爱形状;在慢慢前行的道路上,出现了一只想要握住的手。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2. 意外之喜

第二天早上,王杰希买了早点回来,和叶修一起吃。吃得差不多了,叶修开口说道:

“我去给公会打工吧。”

“打网游?”王杰希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想法,立刻就否定了,“不行。你要开始正规训练。”

“杰希大大,你歧视网游啊。”叶修挑了挑眉,“这可不对,网游可是荣耀的根基。”

王杰希看他那欠揍的小样儿,上手就呼噜了一把毛。叶修早上起床也没怎么梳头,毛茸茸的一团,看着就手痒。

“少给我扣帽子。大道理还挺多。”王杰希看了他一眼,“你的全职业技能,是从网游里练出来的?”

“那当然。”叶修正色道,“只有在网游里,才会在一次战斗中,碰到尽可能多的职业。每一次团战,都有可能发掘出从未有过的细节。要说丰富,职业联赛比不上网游。”

王杰希知道叶修是个有想法的孩子,也很执着,况且他现在的情况,也不可能全职跟着战队训练。于是就让了一步。

“给公会打工可以,但是只能做半天的时间。早上基础训练,晚上加训,你必须参加。”王杰希看了看时间,接着说,“走吧,带你去见经理和老板。”

和高层讨论的结果是,叶修第一年以兼职形式为战队公会打工,同时“自行”训练。期间俱乐部不负责食宿,只支付兼职工资。第二年视情况签约。

叶修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爽快地签了合同。他觉得一年的时间很合适。到时候就算他的名字出现在职业联赛中,家里人也不会太敏感,毕竟他们不会想到他离家出走是为了打游戏,而且,还留在本市。就算到时候被发现了,生米煮成熟饭,自己也16岁了,算是半个成年人了,结果也比较乐观。

而王杰希对这个结果,内心比较微妙。这意味着他要继续收留叶修,不然他那点儿工资都不够租房吃饭。他原以为俱乐部至少会提供食宿,但是经理和老板显然对这种逃家的小朋友没什么信任感,想尽量降低风险。

“老王,以后我的工资都交给你了。”叶修一本正经,“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戏真多。”王杰希拒绝对手戏,“行了,你那点儿钱,我要了是我吃亏。食宿我包,就当我投资你了。”

“那不行。我可是很贵的,升值潜力巨大,这么点钱就想拿原始股,我亏死了。”

王杰希笑出声。抽出叶修手上的合同,敲他的脑袋,“懂得还挺多。”

“行,那就我吃亏。以后你身无分文了,想要零花钱的时候,记得叫爹。”

叶修只当没听到,扯着王杰希让他带路去公会。

叶修很快就融入了微草,不论是公会还是战队,他都混得如鱼得水。他年纪小,技术又好。跟微草的新生代高英杰和乔一帆比起来,性格又活泼了不少,虽然偶尔嘴贱得气死人,不过正因为如此,他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这天吃完晚饭,晚训还没开始,几个人凑在训练室闲扯。

刘小别说:“叶修,我怎么觉得队长养你像养自个儿儿子似的。”

“就是,队长以前都和我们一样,住宿舍。虽然离家近,但是很少回去。”肖云接话,“现在,天天跟你一起回家。”

“呵呵。你们太迟钝了。”叶修笑,“队长养你们,还不是跟养儿子似的。对我,他只用操心我的生活,对你们,他主要操心你们的职业水平。”

刘小别第一个反应过来,勒住叶修的脖子做殴打状,“臭小子,你是说我们的技术都不如你?”

叶修挣扎:“刘小别,你谋杀皇储啊,你这是谋逆!”

旁边肖云嗤笑:“你算什么皇储,人家小高才是钦定的王不留行继承人。”

叶修总算挣脱出来,满不在乎地笑道:“扫把就留给他去骑吧。”

刘小别噗嗤一声笑出来,正要接着损他,结果余光瞟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刻正直地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

“那你把你魔道学者的账号交出来。”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很显然听到了叶修说的话。

这时叶修已经非常端正地坐在电脑前,开始刷卡上机。旁边的乔一帆担心地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一脸轻松,心里略微有点触动。叶修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都是发光体,连队长也对他格外不同。乔一帆是个很敏感的孩子,他敏锐地察觉出,队长面对叶修时略微柔软的心态。虽然表情一样的严肃,但是眼底却藏不住笑意。当然,队长对英杰也是不同的,不过那种期盼包容里带着沉重的意味,并不像他面对叶修时那么轻松。

乔一帆想到这里,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并不奢求能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他也希望能获得队长的关注和认同。不求像英杰和叶修那样,但凡能像肖云那样就满足了。

不知道叶修是不是感受到了乔一帆的低落,他凑过来,低声跟一帆说起今天晚上对战的思路。

每天晚上的训练,是自由组合的团队赛。全员加上叶修,正好五对五。叶修是一个比较bug的存在,不仅因为他的打法大家还不太熟,还有一点,他每天都会换职业。甚至,他有时候会刻意模拟该职业的顶尖选手的打法,导致大家偶尔会有种错觉——每天晚上都在跟不同的职业战队对战(配合)。

这天晚上训练完之后,叶修还处于兴奋当中,拉着乔一帆说个没完。刘小别看到,不禁感慨:“孩子以前憋坏了,也怪可怜的。”

“一帆,你一直都玩刺客吗?”

乔一帆点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

“你要不要试试鬼剑士,我觉得你很适合阵鬼。你团队意识很强,时机把握得也很好……”叶修滔滔不绝地细数乔一帆玩阵鬼的优势,看乔一帆一脸犹豫的样子,末了补充道,“就当玩一个小号呗。你看我,这么多小号。”说着就摇了摇他的账号盒。

乔一帆忍不住吐槽:“那你的大号呢?”

叶修愣了一下,没想到一向沉默温顺的乔一帆也会怼人。随即也不接茬,继续安利阵鬼:“你去弄个阵鬼账号,玩熟了之后,咱俩哪天两个阵鬼一起上,双鬼拍阵,吓死他们。”叶修眼睛发亮地望着乔一帆,手还拍着他的肩,整个人都在说“你说是不是很好玩”。

乔一帆最后终于点了点头。但是还是很迟疑,并且不自信。

“这么乱来,队长会不会骂我?而且我对阵鬼一点都不了解,可能实现不了双鬼拍阵。”

“一帆,说什么呢?”叶修不认同地摇了摇头,“你可是职业选手。万里挑一。”

乔一帆睁大了眼睛,一时间竟然有点想哭。

叶修说到做到,第二天就在公会弄了一个阵鬼的账号,献宝一样地给了乔一帆。乔一帆因为叶修的话备受鼓舞,拿到账号之后,欣然允诺会尽快熟悉。他整个人都充满了干劲,无论如何,试一试总是可以的,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坏。

于是,这之后的几天,两个人一有空就凑在一起研究,晚上回去后更是在网游里刷本训练。这下,不仅高英杰有点在意,就连王杰希都难得地问了叶修一句:“你跟一帆在密谋什么?”

叶修狡黠一笑:“不告诉你,你等着收到惊喜吧。”

王杰希又手痒了,在他头顶揉搓了一把:“长本事了哈,别带坏人家一帆。”

王杰希和叶修在私下里的相处,越来越亲密自然。晚上回去之后,两个人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放松一下。叶修是个没骨头的人,总是坐着坐着就东倒西歪,有时候就靠到王杰希身上,甚至王杰希的怀里或者大腿上。王杰希一点抵触的意思都没有,总是顺手就捞过他的肩膀、脑袋或者手,揉捏起来,像抱着一个大型的毛绒玩具。有时候也做正事,比如做做手操。叶修的手好看得像艺术品,像春天的柳条,柔韧、青葱,嫩得掐出水。王杰希感觉自己可以玩一百年。

王杰希偶尔也会在叶修的央求之下,陪他打几场。并且对方还得寸进尺地要求,一定要用魔术师的打法。王杰希表示,这个养法太麻烦了,不如扔出去算了。然后叶修就会毫无底线地威胁讨好撒泼卖萌,无所不用其极,只为换来魔术师的一次垂怜。王杰希每次都乐在其中。给一颗糖,然后吊很久,再给一颗。

叶修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放眼全联盟,魔术师大大仅此一家,再没有第二个魔术师可以让叶修利用起来平衡“市场价”。他不甚在意,大丈夫能屈能伸。风水轮流转,万一以后他的散人能玩起来,他也会奇货可居,到时候就等着杰希大神来求他吧。

两个星期之后的一天晚上,叶修和乔一帆恰好分到了一组,他俩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笑了起来。叶修用嘴型说了一声“加油”,两人随即登入游戏。

不得不说,乔一帆平时实在太过透明,刺客也是一个惯于隐匿的角色,以至于除了叶修和高英杰,一开始竟然没有人发现他换了账号。

在叶修一个冰阵冻住对方三人之后,他们开始无奈地等待冰阵失效。好不容易数秒完成,正要发动技能,却突然发现,自己又被冻住了。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可能,有bug”“冰阵冷却不可能这么短”“叶修又玩什么花招”。一阵慌乱之后,才发现真正的原因,他们一直忽略的乔一帆,他也用了一个阵鬼的角色,并且毫秒不差地在叶修之后放下了第二个冰阵。

之后的对战毫无悬念,叶修和乔一帆配合默契,完美展现双鬼拍阵,利用对方的疏忽和不熟悉,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最后以4个人头的绝对优势获得胜利。乔一帆操作阵鬼的天赋,也显露无疑。如果说这是正式比赛,本场的关键先生非乔一帆莫属。

乔一帆呆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上荣耀两个字,心情有点激荡,这是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可以影响比赛的结果。左边的高英杰、右边的叶修都高兴地看着他。叶修举起手想要跟他击掌,他也没有反应,还是高英杰激动地站起来,和叶修击了个掌。

“一帆,做得很好。”王杰希站起来,认真地看着乔一帆。

乔一帆一个激灵,慌忙站起来说:“谢谢队长。”他忍不住和队长对视了一下,第一次在队长看他的眼神里发现了欣慰和赞赏,甚至还有一点如释重负。他没有多想,更多的还是沉浸在被队长肯定的喜悦之中。

叶修搂过乔一帆的肩膀,说:“怎么样,听哥的,没错吧。”乔一帆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想起他这段时间毫无保留地陪伴和鼓励,回身狠狠地抱住他,说:“谢谢你,叶修。”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往王杰希那边看去,得意地扬起眉毛,抬起一只手,比了一个“耶”。


3. 微草之重

两人回去的路上,叶修得瑟道:“老王,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王杰希确实很惊喜,甚至可以说,他高兴得想变魔术。

“今天陪你打个够,怎么样?”偶尔表现得特别好,也可以多发一点糖,以资鼓励。

叶修感觉今天的魔术师特别放得开,仿佛释放了什么压力似的。几场下来,叶修瘫在椅子上,感觉身体被掏空。

“老王,你今天好像特别兴奋。”叶修看着王杰希说道,“是因为一帆的表现吗?”

“你平时在战队特别吓人,一帆还特别担心你会教训他。但是你好像很高兴,一点也不怪他擅自换职业。”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笑了笑:“但是你一点都不担心我会发脾气,还很肯定这是给我的惊喜。”他知道,叶修隐瞒主要是为了战术需要,他充分利用了乔一帆和刺客小透明的特点,制造了一个大家都措手不及的画面,让乔一帆的阵鬼出场更加抢眼,同时奠定比赛胜局。可谓一箭双雕。王杰希再一次感慨,叶修简直是为荣耀而生,技术战术一样都不缺。

叶修坐起来,认真地看着他:“因为你为了微草,可以放弃自己的特点,压抑自己的喜好,封存独一无二的魔术师。你比谁都想看到一帆他们成长起来,怎么可能因为这件事情端架子发脾气?”

一瞬间,王杰希甚至感觉到眼眶一热。他今天收获了太多的惊喜,一时间竟然有点承受不住。他不想在叶修面前失态,只等这阵热液缓缓散去。

叶修没有得到王杰希的回应,也毫不在意,继续说了下去。

“队长,等我加入微草了,你就不用扛得这么辛苦了,微草的重担就交给我吧。“又开始不正经了,王杰希笑了。

“说起来,不如我们快点给散人打造一把银武。到时候我用散人,肯定跟得上你的魔术师,而且我还可以作为其他人的补充,不用担心他们跟不上。”叶修说到这里,眼睛开始发亮,“到时候,你就可以自由地做你的魔术师了。”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侧过身去,轻轻地吻在叶修亮晶晶的双眼之间,说:“好啊,我等你。”




他们都是最好的人,最好的叶修,最好的王杰希,最好的乔一帆。最棒的职业选手。

评论(15)
热度(112)
©任天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