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真

叶修,萧景琰,不二周助,莱戈拉斯

【祁靖】堂前梨(一)

青墨木未:

——————————————————————————


时光洪流从参商更替的远方流过,众人如潮水般前来又纷纷散去。这里暮春依旧,这里空无一人。


月下葳蕤庭院的深处好像飘来了过去的笙歌,一树梨花在凄寂的夜里泛出惨白的光影。萧景禹的魂魄无凭无依,他倚在朱漆斑驳的庭下回廊里,看着纷纷落花下独自饮酒的人间帝王。


萧景琰身着龙袍。他玄色发冠上垂落的珠绦使他的眉眼在月下泛出一团氤氲,萧景禹偏偏却看得清。看得清他被酒意渐渐染红的眼角,看着一滴泪从这人间至尊的侧脸上滑落,重重坠在泥里。


萧景禹想握住幼弟手中的酒樽,想拭去他的泪水,想拍拍他的背安抚他。然而他早就明白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十三年里他未尝不曾想阻止梅长苏的复仇,不想终止景琰的夺嫡,不想让幼弟一直被所有人隐瞒。


然而阴阳相隔毕竟阴阳相隔。


他是这世上最无能为力的人了。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都做着凶手,替梅长苏完成了夙愿,把萧景琰活埋在无穷尽思念和内疚里。


看着萧景琰站在至高的地方。黄金宝座之上,高风吹过,没有回声。


森严宫殿里,众生缄默。他曾有一刻极想向他伸出手,把他从王座上接下来,牵着他回到过去。回到温暖的地方,安全的地方,回到祁王府,回到梨树下。


让他永远在寒冬里单纯的期待初夏盛出一盏梨花蜜。


可是他现在却漂泊在被岁月遗忘的角落里,陪着深夜独自出宫的皇帝孤零零的把一坛酒都喝干。酒渐渐的让萧景琰意识模糊了,他靠着梨树,酒樽从他无力的指尖垂落。


残月从行云中乍然闪现,那一刹那如同仙霞灵犀。狂风突做,满树梨花在春夜里欲迷人眼。萧景琰不知道哪里生出一股力量撑着醉酒的身体站了起来。


他目光怔怔的,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满脸。哀戚的目光像干涸的河床里最后的月光,他的目光——投向庭下……


只有萧景禹才能知道被这样祈求的眼神望着是如何的心如刀割。


他穿过庭廊伸出手去接萧景琰落下来的一滴泪时,感觉有温度烫穿了手心一直烧到心中,他也是在那一刻突然发觉,那一滴泪水竟然没有穿透手掌落到地上。


不过他还没得及做的更多,下一瞬他就终于结束了无边无际无根无凭的漂泊。他眼前的一切光都疏忽黑下来,好像被谁硬生生被扯进无边的深渊中。


他最后看见的是萧景琰惊惶的脸。他看见他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声嘶力竭的突然呼唤起来。


皇长兄……


皇长兄在这里。景琰,别怕……

评论
热度(189)
©任天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