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真

叶修,萧景琰,不二周助,莱戈拉斯

【蔺靖】鸽子的报恩(一)

祁王殿下出镜!一只骄纵的琰宝宝和一只有灵性的白合鸟。

青墨木未:

萧景琰幼时救过一只白鸽。


那原是一个大雪弥漫的冬天,祁王的门人抓住了一只极漂亮的白鸽子。


羽毛雪白的白鸽子常见。然而这一只连鸟爪和喙都是玉白的,一对黑曜石一样的眼睛,看着就极有灵性。


若非这鸽子后腿受了伤,常人还真不能捉住。这回叫它落到了祁王门人手里,不出所料的,最后就给送到了祁王心爱的弟弟皇七子萧景琰眼前。


彼时这位最年幼的小皇子是金陵城里的一霸,宫里他是最小的皇子,常在宸妃宫里教养着,极得宠冠后宫的宸妃和梁帝的宠爱,外头他是祁王手把手带大的弟弟,跟掌管七万赤焰军的林帅的独子是至交好友。只怕金陵城里的顶尖东西,还没有不从这个小祖宗眼皮子底下过一遭的。


不过这位小皇子才和好友一起瞒着家长们看了些野史志怪的传说,满脑子魑魅魍魉的奇怪想头。这回见了这漂亮的鸽子,竟没想着捉弄它或是炖了煮了,倒正正经经的照顾起来,还请了太医来给鸽子看伤。


请来的那胡子花白的老太医哭笑不得,这野鸽子受了伤不请珍禽苑的主使来看,叫他一个给人看病的太医做得了什么?不过糊弄想一出是一出的小皇子罢了,他倒也不必很较真。于是老太医取了人的金疮药略减了剂量给那漂亮白鸽包扎起来。


这鸽子被小皇子寄在祁王的府邸里养着倒安生。许是真通两分灵性也未可知,人给它治伤喂食水,它都极服帖。这一个冬天,不但伤好了,整个鸽子还肥了一圈。祁王就逗弟弟,说要煮了吃肉。


萧景琰当时极认真的对着大哥摇了摇头:“等春天来了,就放它飞走。有朝一日许是真能报恩呢!”


祁王把他的披风拢好,给他拍肩上的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小殊偷偷看了野书!可是退一万步说,那志怪里报恩的牡鹿,白狐,哪一个不是母的。这是鸽子是公的嘛!”


后来祁王拉着幼弟回了主院。鸽笼就孤零零的挂在回廊的斜屏后面。萧景琰手牵在祁王的手里,走远了,又回头看了一眼寄托了他小小想象的白鸽。


于是很多年后蔺晨就都记得,那个漂亮骄纵的小男孩穿着红衣的背影,和转过头来时那双漆黑漆黑的眼睛。

评论
热度(491)
  1. 堕天使青墨木未 转载了此文字
©任天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