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真

叶修,萧景琰,不二周助,莱戈拉斯

【祁靖】【祁王重生】堂前梨(前篇)

祁王重生梗简直满足所有幻想!!!QAQ

青墨木未:

一个大写的冷cp。慎慎慎入!只为满足自己!


不定时更


时间表恍恍惚惚……别打我


琅琊榜看的粗略,可能有众多细节不符合书里,请保持淡定。


——————————————————————————————


祁王起居的院落里种着几棵梨树。一院梨花被风吹落时,便总有人问询,怎么不添些海棠,桃花这样热热闹闹的。原因无他,只是祁王心爱的七弟不爱饮茶,却独独喜欢喝一盏梨花蜜。


这也是祁王偶然间发现的,梨花蜜虽然是最普通不过的玩意儿,宫里头倒少见。内廷司上供的蜂蜜都是极精贵的几种,雪脂莲蜜,龙眼蜜。他母妃宫里或是静嫔那儿都不缺这个,往常却不见得景琰有几分喜爱。


索性这也不难,在自己院子里给幼弟种上几棵罢了。尽够他喝,也不折腾下边的人。不过这个小爱好,除了祁王和萧景琰,竟是连宫里头的静嫔都不知道的。


祁王于识文断字,骑马射箭上对弟弟严厉,平素这些小事上倒极娇惯他。不过不娇惯他又娇惯谁呢?下面一溜的弟弟,一个个小小年纪满腹心思。天生了口蜜腹剑的本事,尤其是景宣和景桓,正经的本事不学,钻营的心思不少。


祁王想,这也真是怪不得自己偏心。并不是因为景琰是跟着他长大的他就格外爱护,实在是这孩子是宫里出生的皇子中少有的一份天性纯然,赤子丹心。就连张扬开朗的小殊都比他多长一寸心眼,倘若自己不多护持一些,还不被人欺负了去?


他却不想,宫里的皇子们难道就天生天长了玲珑心肝?谁不是历经了不平和挫折才生出渴望权利的心思。他若放手真叫萧景琰挨两回捧高踩低的欺负,说不准萧景琰也早早学会巧妙周旋了。说到底,还是十指有长有短,他就心疼这一个在他身边长大的。


幼时他带在身边,稍年长了又把弟弟放在军中。军中风气本来也刚直,皇七子地位尊贵,又有皇长子做靠山,哪个不长眼的敢叫他见识那些腌臜事情?


故而萧景琰少年时代,就初初长成了一个优秀卓越的将军王。中正刚直,赤子心性。他身边又有林殊这个聪慧优秀的至交好友。两人允文允武,是京城中顶顶优秀的一对少年郎。


那时候可真是朗风霁月的年代,所有人都认可着祁王这个优秀的君主继承人,也同时期待着他继位后贤王萧景琰和新的林帅林殊以及所有新生一代优秀的孩子们共同辅佐的画面。那想必会是君臣相合,盛世清明,上可记史册,下可传佳话。


然而机关算尽算不尽人心。上马可攘敌下马能治国的萧景禹知道大有人容不下自己如日中天的气象,却没想到会有自己的父亲。


上位者竟因为莫须有的猜忌抹杀独宠二十几年的长子,坑杀七万军士。饶祁王算无遗漏,也从未曾想到。身陷囹圄的时候他想遍自己的一生,也未曾发现错处,也未曾稍有悔意。


可是后来他死在狱中,死在最灿烂的年华里,却不知道为什么魂魄飘飘荡荡无法归去。


他浮图世间,看着七万赤焰军冤死梅岭,看着天才少年小殊从地狱爬回人间,痛彻心骨,改头换面,看着景琰从东海带兵回来,一夕间天塌地陷,大病一场。母妃饮鸩自尽,姑姑追随亡夫,太皇太后披发赤足在大殿上伏地哀求。


他心痛至极,无能为力。他一腔悲伤沸了又无奈冷却,看着景琰开始被高座之上的皇帝冷落流放,而林殊更名梅长苏,隐遁江湖。


就这样吧……他想,别再回金陵故地,别再参与皇权党争。就这样远离京城,享一世平平安安。这应该是他和林帅仅剩的,最大的期望了。


然而旧人却放不下旧事。麒麟才子,江左梅郎,他带着满腔仇恨满腹算计重踏入金陵的时候,高高俯视着的祁王就知道,十三年前的血雨腥风又要吹回这片土地。他那可悲的父亲,他视如珍宝的弟弟一个也逃脱不了。


夏冬,言候,夏江,谢玉,静妃……他们接踵而至走到网中,风云变幻,尘埃落定。梅长苏沉淀了十三年布一个局,而他的对手们没料到这一个漏网之鱼,毫无准备,他赢了。


然而他最后消弭在人世的时候,祁王心里却泛不出一丝涟漪。这已经不是他视如亲弟的小殊了,这是一个陌生的人,亲手葬送了林殊的人。就像祁王如果自己回去,他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忠孝仁义的祁王。


所有人都改换了面孔。所有人都葬送了情谊。只留他曾珍之爱之的幼弟,高高的站在王座之上,被骨子里从未变过的情义带来的悲伤淹没。


风从远方吹过来,吹起萧景琰宽大的袍袖。他消瘦极了,梅长苏的死压垮了他最后一根支撑旧事的脊梁。他目光空荡荡,好像被繁华的皇城压住的一只鸟。本来是飞在四方,飞在天空的,最后却丧失了所有族人,被捧在华丽的鸟笼里面。


满树的梨花被吹落了,落在祁王府空寂寂的院子里。萧景禹想,起码有一件事他是后悔了——当初怎么不曾把景琰喜欢梨花蜜的事告诉林殊,告诉静妃?


自他走后。堂前的梨花开了又落,来年又生,萧景琰再没喝过一盏梨花蜜。

评论
热度(458)
©任天真
Powered by LOFTER